美在馬爾他 x 觸動地中海之心

關於部落格
  • 760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藍色神父之 ㈠:初相見...

2005.10.10 餐桌旁偷拍的影片定格...很藍,對吧!          這個男人似乎籠罩在一團深藍迷霧之中,平實的臉龐、憂鬱的眼神與輕緩的舉止,我完全無法把眼前這個人與電話那頭的屋主聯想在一起,真的是他嗎?不放心地再次確認:Are you... George?他歪了一下頭,看看Doris、看看我,然後微微牽動了嘴角,低聲的說Unn...You must be Mei!我誇張的點點頭,拉成一個大勾勾的唇線僵在臉上,看著他吃力的把我那只龐大而笨重的行李扛上後車廂。

        在車上,我企圖打破靜默…我問他以前有沒有碰過台灣的遊客,他楞了一下,接著輕輕的吐了一口氣,緩緩的說…嗯…印象中沒有!然後三人又陷入無聲的尷尬,所幸路程只有五分鐘。經過一個險升坡,車子停在一棟不起眼的兩層樓建築前面。


       「不是這裡吧?」我還納悶著,他就下車了,他叫我們兩個先進去,然後把車子開進車庫,我和Doris面面相覷,心裡想的八成是同一件事:幻想破滅,照片唬人
Hostel前庭--盤壁而下的九重葛(哎呀呀,其實沒那麼糟,只不過與原本的想像不太相符罷了,多待個幾天就會發現它的獨特。)

        領著我們進了寢室放下行李之後,「憂鬱房東」叫我跟他去拿鑰匙,我瞄了一下門把『咦?』...又沒門鎖,我碎碎嘟噥著...要鑰匙幹嘛!沒想到他竟然感應了我的抱怨,面無表情的解釋著:因為是旅遊淡季,所以大門不常開,也沒有人看守,所以隨身帶副後門鑰匙才好出入方便…瞭解吧!

        我滴溜滴溜的環視四周---陳塵沾染的桌椅證明了「人煙稀少、久未打掃」---我裝出「沒問題」
的表情,默默的跟著他走向幽暗的通道!邊走邊想,天啊,這地方真是詭異,室內空間也比我們想像中大得多,從門外絕無法想像門裡的錯綜複雜,有許多走道不知道通往何處、暗處裡那些微弱的光暈到底是什麼呢…冷不防地我撞上了他的背(這個人幹嘛突然停下來!)我嘟著章魚嘴,倒彈三步,連聲Sorry,他只問了一句:Where’s your friend?我這才發現Doris這傢伙竟然沒有跟上來,不會是…掉進不明陷阱了吧?

        我虛應著:She... she must be taking photos. We like to take many photos of our stay…
我儘可能擺出招牌笑容,他卻視若無睹,只是點了點頭,不禁讓我開始擔心...姐倆兒能不能在這裡度過愉快的四天三夜呢?!

        既來之則安之,況且有間超大廚房可以用,我們決定先安撫鼓譟了半天的飢腸。Doris帶來「家鄉的雞絲麵」散發著熟悉的香氣,卻難以安定我的疑心,不過Doris說了:雖然住房不是很理想,房東也悶悶的,但是環境還算幽靜,擺設也很典雅(儘管蒙塵得厲害),而且交誼廳外面的步道還有很讚的景觀!

       
原來好姊妹已經觀察過周邊景況。既然能通過她那處女座的龜毛法眼,應該沒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八成是我多心了!聊著聊著,撇見屋主從門外的長廊經過,還看了我們一眼,趕緊向他點頭致意;不一會兒,Doris也對著我的「背後」點了點頭,原來他又從我身後走過… 咦?這個人怎麼神出鬼沒?

一條我從來不敢走到盡頭的穿廊...        餐後清理桌面的時候,有個渾身油漆漬的大姊(後來知道她叫Teresa,是總務兼經理)問我們有沒有看到Father George...」什麼!Father?神父嗎?非常令人驚訝,看起來很不開朗的屋主竟然是位神父,我還猜想他是「跑了夫人散了財」的農夫呢!

        其實嚇一跳的人不只我們;當晚另一組留宿的「匈牙利家庭」一聽到我們轉述George其實是位神父之後,那家子也是目瞪口呆呢!

        我就說嘛那位『佐治先生』橫豎不像個神父,神父怎麼會那麼呢?我的意思是…深度的憂鬱!我一邊料理晚餐一邊亂謅,Doris還注意到神父走路的樣子一拐一拐的,不知道是腳受傷了還是殘疾…當我們在人家背後瞎八卦的時候,他居然像一縷輕煙似的飄到廚房門邊,心虛的兩個女人連聲向他問安,我還假意問他要不要與我們共進晚餐,幸好他對於我這手「品相不佳」的台式什錦炒飯和黑呼呼的醬燒雞柳沒什麼興趣,只是淡淡的說他晚上不怎麼吃東西,然後就把自己關進廚房邊的神秘小門裡。我們倆一時不敢出聲,相視比手劃腳,擠眉弄眼,頭頂九個斗大的問號相互敲擊!

        飯後,為了展現咱台灣女子的美德,不但把我們用過的鍋碗瓢盆給刷洗乾淨,連不明人士散落在水槽裡的杯杯盤盤也一併辦了,但是我嘴裡仍不饒人的抱怨著:是誰這樣沒有公德心,居然不知道要善後,真可惡!

       
收拾完畢正要上樓休息時,神父從那神秘小門飄了出來,匡噹一響,杯盤刀叉就這麼丟在流理台!
       『原來就是你!』帶著鄙視的眼神瞄了他一眼,不想跟他照面,那裡知道他竟然對著我們招了招手,接著端出一缽「腥紅色的玉米粒」說是請我們嚐嚐看。哇勒,豔紅玉米…有沒有毒啊?」我的腦中上演著搞笑旁白「哼!看在你是屋主又是神父的份上,算是給你面子啦,吃它兩口...咦?這個...味道酸酸甜甜的,很好吃哩!」原來是石榴(請見插圖),我真是孤陋寡聞!

        或許表情簡單不代表心海無浪!斜著眼我偷偷打量神父,其實他的輪廓很優雅!但是為什麼一個神職人員渾身散發憂寡的氣質?背後有什麼樣驚人的故事嗎?接後的幾天,我們的互動會更進一步嗎?


神父這張照片是後來委請到「當地駐村的台灣藝術家」蔡芷芬幫忙拍的...你看,他的眼神還是那麼憂鬱註:認識深藍色的神父應該是Doris和我在這趟旅程當中最奇妙的經驗,不止在St. Joseph home hostel的互動,後來還延續到共度生日之夜以及溫馨接送情;還有『膝蓋裡的邪惡大主教』的奇想,我很想細細述寫,又恐多言累贅!這樣吧,我慢慢的、段段的寫點兒、寫點兒,要是悶了,大家可以挑著看,可能的話...也給我一些意見。

下一回:難道是...異象?!

正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