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美在馬爾他 x 觸動地中海之心
關於部落格
  • 76479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藍色神父之 ㈢:關鍵的一夜

      餐結束後回到睡房,Doris先進了盥洗室。而我為了把衣物掛在高高的窗台上,需要沒有輪子的椅子來墊腳,正好房門口就有一張。

      子上有坐墊,我隨意拿起、並擱在一旁的桌子上。就在轉身進房時突然有個不太對勁的感覺,我放下了椅子,把任意放置的坐墊拿起來一看,不得了,不偏不倚壓到耶穌塑像的頭,看起來好像把頭冠壓歪了,我一時緊張竟直接用坐墊把祂「推回去」,然後作賊心虛似的躲回房間!正好Doris走出來,我急躁的說:「糟糕了,我好像把耶穌像的頭給撞歪了…!」『什麼?』Doris瞠目結舌…當場想拉著我逃離現場!

下坡開心上坡煩惱:超累人的鐵馬...兩日租金3.5Lm    實Doris也遇到怪事了!她說在洗手間時有個看起來很像鴿子的影子從她頭頂飛了過去! 「咦?天使飛過人間嗎?」在這種緊張的時刻,我還冒出冷笑話,真是難為Doris了!

       
新審視耶穌塑像,看起來似乎沒什麼異狀!腦中跳出一句周星星名言:「一切都是幻覺,嚇不倒我的!」問題是Doris看見的那個「不明飛影」打從哪兒來的呢?

     為這一整天我們騎著腳踏車上坡下坡,渾身酸疼,洗過澡之後已經累癱了,況且隔天一大早要起床拍日出,也沒有多餘的冒險精神,不追究了。於是兩人躺在床上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著:藏身在神父膝蓋裡的邪惡大主教已經向我們發出訊息了,我們就快變成雞鴨鵝了…或許明天吧!

     知道睡了多久,一陣嗶嗶聲把我嚇Mgarr港口的朝陽醒,原來是家人傳來的手機簡訊。台灣已經快到午餐時間了,馬爾他還是清晨呢!回過神,我趕緊看看我的手指頭還在不在,有沒有變成「羽毛」…幸好還沒(我還真入戲啊)!Doris早已起身梳洗,兩人迅速著裝,摸黑下樓,前往港口拍日出。

     Hostel到碼頭全程險降坡。跨上鐵馬迎著海風一路望下直衝,天色將明,清新環繞,只覺渾身舒暢。站定位之後,看見深藍的海面上開始露出金橘色光圈,還有幾道光芒透射Mgarr朝陽:天使露出腳...下來,有如天使露腳

     然厚厚的雲層難以顯現旭日東昇霞光萬千的景象,但是清早出海的漁船和鑲金邊的雲腳還是讓我看得心情大好,差一點兒忘記等會兒還得上坡的苦勞。

     著腳踏車,費了一公升的汗水,終於回到Hostel門口,距離早餐時間還有一會兒,我們兩個開始玩拍影子的遊戲,尤其當我們發現影子裡的手看起來超像「羽毛尖」,更是忘情嘻鬧,大呼「小姐變成鵝啦」!小姐變成鵝之「從手開始」...

    夠了,兩人扮回端莊的形象踱進餐廳。經過剛剛的上坡折騰,我們早已飢腸轆轆。迎頭看見神父走過來,彼此問了聲早安。有位忘性頗佳的老員工走過來打招呼,打斷了我們的對話。她笑瞇瞇的端上熱騰騰的土司和冰涼的火腿片,我們才覺得「餓扁了!」沒過幾分鐘,她又拿了一籃烤土司過來,我們連忙搖手說已經給過土司了,她搔搔頭,笑著說:「那就多吃一點,我去多拿些乳酪和火腿…」阿婆人真好,只是後來送過來的是一壺熱茶!記性不好不打緊,其實每一個與我們交談過的員工都很可愛,還有神父,除了寡言和表情高深莫測之外,好像也沒什麼不好。而且再過一晚我們就要離開這裡,前往島的另一邊,一家五星級度假飯店,突然覺得有點捨不得,Doris也有同感,我們決定今晚要逮住機會多跟神父聊一聊~看看能不能打探出邪惡大主教的陰謀~咦,不是這個啦,我是說打破藩籬,交個朋友,畢竟千里之外的緣分得來不易

專關犯錯的騎士和神職人員...算是「高貴的監獄」 天我們照例趴趴走,騎了一個多鐘頭的腳踏車進市區,踩著舊城牆大唱「長城謠」,接著走訪四個博物館還進了高貴的老監獄...黃昏之前才把車子騎去還給租車店,真是夠本的一天,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Hostel已經快八點陽春型香米飯...材料通通是港口邊的小超市買來了,隨便炒了點香米飯,煮了一鍋餐包湯,神父依然在我們開動的時刻飄進廚房來,不過這一回他沒有迅速躲進神秘小門了,而是問我們要不要喝杯茶,我立刻表示「肯定要」,不過要用我的茶葉才行,開玩笑…我可是千里迢迢帶來一大盒台灣高山茶呢!

 對「陌生的茶」他看起來有點像小孩子「坐雲霄飛車之前」的樣子,一副「我會勇敢喔」的表情!

 燒開了,等著略為降溫之後(高山茶不要用沸騰的水,低於95度比較好),沖入茶葉,一股清香瀰漫四周。倒出了金色茶湯,神父顯得很好奇,抓起一枝「一心二葉」很開心的說「你看,有葉子!」我笑著點點頭,我當時的表情一定是帶著「體諒和得意」吧!只見神父淺嚐一口便拿起糖罐舀了兩大匙的糖粉進去.....不知道Doris的想法,但是我忍著不老城堡的角落笑!

 著神父進去他的「密室」時,我突然想到:要不請神父開車送我們去飯店,可以省下鉅額的計程車資,又可以拉近彼此距離!

 好晚盤之後,正好神父走出密室,我問他:
「你明天有空嗎?」
「有什麼事嗎?」
「你可以載我們去另一家大飯店嗎?」
「什麼時候?不是早上就可以吧!」
「中午以後就可以!」
「我想沒有問題,明天提醒我!」(Cool !!)

搞定
帶著好心情回到睡房。梳洗完畢,整理好行李之後,輕鬆的躺在床上…任由睡意襲人,半夢半醒之間,我聽到自己跟Doris說:最後一夜了,或許也是我們保持「人形」的最後一晚......明天開始我的工作是「下蛋」!Doris沒有回答,只有微微的鼾聲規律的起伏…

下一回:夜宴!
五星級度假飯店[http://www.kempinski-gozo.com/en/hom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