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美在馬爾他 x 觸動地中海之心
關於部落格
  • 76479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藍色神父之 ㈣:夜宴

想起神父觀看數位相機的表情,我靈機一動,請出萬能筆記型電腦,把這幾天在Hostel裡裡外外所拍的照片全部燒成了一張光碟,而且我還考慮到神父的電腦指不定是三八六還是四八六,萬一「跑不動」不就白搭了,所以把我每張照片另存縮小檔,分成一大一小兩個檔案夾這麼下來竟然耗到凌晨三點多,想到一大早還要再去拍一次日出,暗暗叫苦,拉起被單往身上一捲,趴在床鋪閉上眼睛不到半分鐘就不省人事了!

連夢都沒開始做呢,早起的Doris已經催我睜開雙眼了,由於睡不到三小時,惹得一身酸疼,草草的漱洗著裝之後,我們就往門外衝,今兒可是沒有腳踏車了。晨風清涼又鮮活,沖淡我的睏意和疲憊,不過天色沒有昨日好,雲層厚得幾乎透不出陽光。我們這回換了個較高點,我還特別扛了電子腳架,架起我心愛的DV…(朋友啊,你們發現沒有?我在文章中提到相機、電腦、DV、這會兒又有攝影機的三腳架光是這些行頭就超重啦,還有各種款式的充電器!難怪我的行李箱走到哪兒都嚇到人!)幸好可以在這裡與大家分享,背那麼重裝備也就不覺得辛苦了

回到Hostel的用餐區,我們被眼前的情景嚇了一跳,一向冷清的餐桌上擺滿潔淨的餐具,廚房裡除了原本的婆婆、阿姨和姊姊們,多了一位像廚師的大叔,大夥兒忙得不可開支,料理台堆著新鮮的蔬果、傳統麵包、起司和排滿肉片的大烤盤,看來他們是在準備一大群人的餐點,肯定不是為了我們兩個中年丫頭!果然,Hostel的總管兼經理Teresa看到我們兩個閒人杵在餐廳裡,趕緊把我們拉到角落的座位上,其他的工作人員也用快動作端來了餐點,害我跟著緊張起來,三口併作兩口,迅速解決了早餐。

在我們狼吞虎嚥的同時,有許多老人家三兩相互攙扶著走進餐廳旁邊的穿廊,有點兒像「進香團」,我納悶著這一天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嗎?1010不就是我的生日!但是絕對與那些老婆婆老公公們沒有關係!

結束簡捷的早餐時間之後,我們回到房間裡打包行囊。不過樓下人聲鼎沸,讓我們不得不猜疑,是不是發生大代誌了?所以神父不能開車送我們去島的另一邊了?「與其這樣瞎猜,不如直接去問神父!」還是Doris比較理智,我們把行李搬下樓了之後,我跑到後院裝清閒,Doris則前進我們從來不敢走近的區域去探詢神父!一會兒Doris回來了,她說神父與一大群老人家在一間很像大教室或者說小型演講廳的地方,神父好像在解說什麼道理不過他的一身穿著還是像農夫,DorisTeresa結帳,順便請她轉告神父說我們在等他。然後,我們兩人也只能在後院等著、玩玩拍照。

快到中午時,神父匆匆走過來問我們急不急著去飯店,我們回答:「還好,不急,如果你忙,我們可以自行搭計程車去…」他想了一下,說:等我15分鐘!

半晌,他換了一身樸實但潔淨的衣服下樓來,嗯,是比較不像農夫了,他揮了揮手指示我們走向車庫,我們連忙拉起行李跟著他走,他似乎這會兒才注意到我們手上拖著行李,他楞了一下,問說:不知道我是不是誤會了?你們是要搬去飯店,還是要去參觀那裡?我說我們要搬去那裡住一夜!他微微皺了一下眉頭,說他不知道原來我們今天就要走了。

一如第一次同車的氣氛:靜默…靜默不過沒過多久,神父自己打開了話匣子,他問我們倆昨夜睡得好不好我信口就謅:不錯哇!不過我們一直在聊「你」喔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那樣說,話一出,副駕駛座上的Doris傻眼,回頭對我擠眉弄眼,傳來「你在胡說什麼?」的信息,我一臉無辜的盯著她眨眼睛,神父倒是笑得很開心,用Doris的形容詞是:笑得像個孩子。車內氣氛頓時活絡他突然說要帶我們去看一間特別的教堂,距離我們要前往的飯店很近…(後來我才知道他所說的教堂正是聖母瑪麗亞顯靈的『Our Lady of Ta Pinu Basilica』,前任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也曾來朝聖)。半途中,迎面而來的駕駛者搖下車窗對神父說前面的路不通,過不去了!我和Doris正覺得可惜,不過神父說還是要試試看,說不定路旁有縫隙可以穿過去!

結果,確實無法通過,因為有部貨櫃車橫阻路腰,神父一邊倒車一邊嘆氣,我搶著說:反正我們試過了,不用覺得遺憾!他聽了微笑著,又問起我們為什麼要搬到昂貴的五星級大飯店,我樂不可支的回答:因為今天是我的生日啊!

語未歇就發現我們期待的Kempinski Hotel已經在眼前了,我忍不住抱怨了一下飯店的大門,門好小啊,一點氣勢都沒有神父把車停大門口三公尺之外,熄火之後他並沒有離開座位,而是轉頭問我們打算如何歡度生日,Doris笑而不答,我瞇著笑眼說我們要吃大餐,Doris要請吃大餐喔!神父沈吟一會兒,吞吞吐吐的問說介不介意讓他參加,他想跟我們繼續談論有趣的話題我和Doris對望了一眼,Doris有些驚訝,沒說話,我硬著頭皮說:當然,當然非常歡迎你!然後,我們約了晚上八點大廳見!

不愧是五星級大飯店,門面雖小,內裝卻大得不得了,我們花了折合台幣6000元的代價,就住進豪華的客房,還有溫水SPA和漂亮的游泳池,果然有像Doris當初的幻想-北非皇宮,不過這個部分我得跳過去,以後有機會再詳述,因為本文重點是藍色神父!

老早預訂了池畔BBQ的晚宴,我們逍遙一下午。到了七點五十五分,我們準時在大廳靜候神父的到來。可是直到八點十分,神父還沒有現蹤,我思量著神父是不是忘了,還是有事不能來了八點十五分,神父終於到了,連聲致歉並送上一袋「石榴」-沒錯,就是那「豔紅色玉米粒」啦!他穿著一身墨黑,很像神職襯衫,我好奇的偷看他的領子......並沒有配戴白領圍,有點小小的失望,好想看到神父穿得像神父

走進餐廳,領檯人員竟然是他的學生,入座之後,來點餐的侍者也是他的學生,哇哇哇!這人桃李滿天下啊!進一步交談之後才知道神父曾經導護島上的學童並且負責教授德語,一聽到德語,Doris的眼神可就充滿光輝了,因為她學德語好一陣子,還曾經單身在德國流浪一個月呢;他們用德語交談時,我就認真的吃著我的「烤鴯鶓」!神父點了兩瓶啤酒,我還很無知的問他說:神父可以喝酒嗎?他老神在在的回答:當然可以喝,適量的喝。

豪華晚餐愉快的進行著,他突然說他覺得我長得很像一個人(啊?不像「人」要像什麼…)他的思緒彷彿墜入時空隧道,雙眼直盯著桌面,手掌來回轉動水杯他道出18歲那年,當時孤身在德國求學的他突染重疾,本以為撐不過去了,但是有位韓裔德籍的老師不眠不休的照料他,把他從死神手裡搶救回來…1985年他回到了故鄉Gozo的教區服務,之後逐漸與老師失去聯絡,這麼多年來雖然想過要找她,但是一方面教務繁忙,一方面人海茫茫,終究沒能探聽到救命恩師的下落!

我問他是不是很想念她,他雙眼未抬,只是點點頭,瞬間我又看見了深藍色的迷霧!不過神父似乎不想讓情緒發酵,很快的提起其他的話題,直到十點多,他開始打瞌睡為止,三人談了很多關於政治、文化、民情和個人興趣,我記不得了,只記得結帳時他堅持要出自己的那一份,完全不符合我們的華人的美德,我用幾近命令的口氣不讓他付錢我跟Doris早就商量好要分攤神父的部分了不過最後都是Doris出的!

結束豐富又愉快的一天,我們攤在King Size的大床上,Doris睡了之後,我照例睜眼做夢胡思亂想不過我想我對神父已經完全改觀了,原來神父也會感傷,也會調皮,也會講冷笑話總之,藍色神父不再神秘了,邪惡大主教的故事也掰不下去了!

第二天我們在池畔露台上用過早餐後,開始大玩「泳裝照」回到房間之後發現我的手機有八通未接來電,而且都沒有顯示號碼,我還在憂慮著是不是家人急電客房的電話就響了,我緊張的應了一聲,竟然是神父打來的,他說他一直打我的手機都沒人接,他挺擔心的我解釋因為去了泳池刻意不帶手機,謝謝他的關心,他問我們打算幾點離開,我說快了,他又說:如果可以等到下午五點以後,他可以來接我們去碼頭搭船我們當然是滿心歡喜囉,約了五點半門口見。

中午退房之後,我們把行李寄放在櫃臺,搭著飯店的交通車到Marsalforn的海邊閒逛-實在太閒了,閒到發悶,連聽到「酒矸通賣無」的中文歌詞都能開心老半天好不容易捱到了五點,飯店司機姍姍來遲,我們一直很擔心會讓神父久等。不過這個顧慮是多餘,因為直到五時三刻,神父還沒來呢。眼見天色漸漸暗了,我猜我們趕不上六點十五分的渡輪了,不過念頭剛起,神父的休旅車已經駛近

一路上大家都沒說話,或者有說了什麼但是我沒印象只覺得路程變得好短,才一下子就已經看見碼頭了,六點十五的班次即將開船,神父一路開到登船口,互道珍重,他就走了,我們也急忙把行李交給船務人員,登上船艙。站在甲板上我看著岸上的景色逐漸沒入灰藍,金黃色的燈光一一亮起,我突然有想哭的感覺,一種道別老友的心痛怎麼可能,我們才待了五天哪,可是,真的有股濃烈的離愁瀰漫在心頭,喉嚨也緊得說不出話來…Doris,也跟我一樣的感受嗎?我沒問,她沒說。再過一天,Doris也要回台灣了,而我還有一週的行程,這一週我應該不會寂寞,因為心裡有股牽掛!

後記:

後來,我在離開馬爾他的前一天特別去探望神父,他問了一些關於電腦檔案的問題,我送給他一段前晚用Hostel的照片製做的FLASH影片,然後我們在小廚房裡(就是被我形容成「神秘小門」的裡頭)喝了些紅茶,他問我要不要多住一晚,我說不了,明天一早還要去一個非拍到照片不可的重要景點呢。
        臨走前他送了一罐後園自產的蜂蜜,並且堅持送我去碼頭,我其實不想讓神父送,因為我一向拙於道別
褚士瑩在「旅行教我的十一堂課」提到旅行教我們面對離別,我想我一輩子都學不會。

本文描述到一群老人家齊來聚會的情景...其實不是啥「村中大事」,而是Saint Joseph Home的例行活動,是老人家們的聯誼會:每週一至週四早上,不同村落的老先生老太太們輪流到這裡來聯絡感情;因為我和Doris是在星期五入住,所以前幾天都沒遇到...。

關於神父的故事,我暫時不寫了因為事隔半年之後,我再度到馬爾他補拍照片,這一回我花了七天的時間住在這裡,與神父的互動就像老朋友一樣,似乎平平淡淡,又好像很濃郁,很讓人珍惜的緣分!不過目前最重要的是趕緊把馬爾他的書寫好,為了這本書,神父也幫了很大的忙,還有很多在地的朋友們,熱情又慷慨的提供訊息,我不能辜負他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